咨詢律師 找律師 案件委托   熱門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東 廣東 天津 重慶 江蘇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詢網 法律咨詢 律師在線
當前位置: 首頁 > 工程糾紛 > 工程轉包糾紛 >
轉包合同無效后工程價款的返還問題
www.2lnw.com 2010-07-17 13:55

  上訴人(原審被告):鐵道部XX南京建筑工程公司(以下簡稱南京公司)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南京市XX安裝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你凱盛公司)

  2001年3月8日,南京市XX綜合開發總公司作為建設方與南京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XX區綜合樓項目工程由南京公司承建,2001年6月20日,凱盛公司與南京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南京公司將XX區綜合樓項目工程交由凱盛公司承包施工,凱盛公司執行南京公司與建設單位簽訂的大合同中約定的所有土建、普通水電等施工內容。審定后的造價屬于凱盛公司工程范圍內的扣除約定應交的費用,剩余部分歸凱盛公司。凱盛公司接受大合同約定的按工程款造價的12.84%讓利條件及墊資工程總價40%的條件;南京公司向凱盛公司收取工程結算總價(含合同內附屬工程)2%的管理費;工程上交的稅金及向建管部門上交的費用,由南京公司代收代交;不得扣除凱盛公司所交的勞動保險費。

  該工程于2001年3月1日開工,同年10月停工。凱盛公司退場前已完成七層以下主體結構及八層混凝土框架。施工期間,南京公司已支付凱盛公月工程款及材料款5,200,906元。訴訟前,雙方未對凱盛公司已憲成的工程款進行決算。

  2002年2月,凱盛公司起訴,要求南京公司支付尚欠的工程款及逾期付款違約金。因雙方對工程款數額爭議較大,經凱盛公司申請,一審法院委托XX會計師事務所對已完工程造價進行了鑒定,鑒定造價為16,239,575.12元。上述鑒定結論未計算合同約定的配合費、工程讓利、總包單位管理費,也未扣除施工用水電費及總包單位供應的材料費等。

  一審法院官理后認為:

  一、南京公司作為XX區綜合樓建設工程項目的施工單位,將其承包的建設工程全部轉包給凱盛公司施工,其行為違反了法律的禁止性規定,故雙方簽訂建設施工程施工合同及補充協議,依法應當認定為無效。合同無效后,南京公司應對凱盛公司實際施工完成的工程量給予折價補償。雙方當事人爭議的工程造價應以該鑒定結論為準。扣除南京公司已付工程款、材料款、水電費等,南京公司實際尚欠凱盛公司工程款4,341,302.8元。因雙方簽訂的合同無效,故其主張沒有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二、南京公司主張按合同約定應扣除其代收代交的現金及管理費用等,因雙方簽訂的合同無效,南京公司不具有依法代扣稅金及管理費用的法定義務,且南京公司不能舉證證明其已實際墊付工程稅金、安全監督費及有關管理規費的實際數額,故其主張法院不予采納,上述費用應由凱盛公司自行向有關行業主管部門交納,并依法出其所收工程款項的發票。

  凱盛公司要求南京公司支付尚欠工程款的訴訟請求,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予以支持。凱盛公司要求南京公司支付逾期付款違約金的訴訟請求,沒有法律依據,法院不子支持,但在雙方簽訂的合同被確認無效后,南京公司應賠償凱盛公司所欠工程款的利息。

  一審法院判決:

  一、凱盛公司與南京公司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及補充協議無效;

  二、南京公司于木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一次性給付凱盛公司工程折價補償款及利息。

  南京公司不服上述判決,上訴認為:

  一、雖然上訴人與被上訴人之間約定的轉包內容無效,但雙方約定的工程造價取費率或讓利內容不違反國家法律、法規的禁止性規定,是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應作為工程造價結算的依據。上訴人直接損失2,085,161.45元,因此,原審法院的判決顯失公平。

  二、上訴人已依法交納的工程稅金和各種規費,應在工程欠款中合理扣除。

  被上訴人凱盛公司答辯認為應維持原判。

  二審法院審理后認為:

  一、上訴人將依法中標的建設工程項目,全部轉包給被上訴人施工,違反了法律的禁止性規定,一審法院認定雙方當事人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是正確的。雙方當事人在合同中約定的按工程造價87.16%收費的結算條款及收取2%的管理費條款,因合同無效而不具有法律約束力,上訴人要求按上述條款結算工程款,無合同和法律依據。合同無效后,承包人即被上訴人收取的工程費,應當根據其已完成的工程量按本年度國家取費標準據實結算。原審法院根據當事人的申請清,委托有質資的鑒定部門,依據當時的國家建設工程定額標準,對被上訴人完成的工程量進行了鑒定。該鑒定結論經庭審質證,雙方當事人未提供足以推翻上述結論的相關證據,故本院對該鑒定結論予以采信。

  關于因合同無效而造成的損失問題。二審法院認為,無效合同中的損失賠償,是指返還財產或折價補償以外的,且與無效合同有因果關系的各種實際已發生的損失,而上訴人同意按合同價款的87.16%與該工程的建設工結算工程款,是對自己權利的處分,而不是自己的損失,且與本案無效合同沒有因果關系。被上訴人得到的工程費,是根據國家對建設工程的定額取費標準,據實結算后得到的折價補償,故并未因無效合同而獲利,且雙方約定的按合同價款的87.16%取費,是針對合同價款5000余萬元而言的,而被上訴人完成的工程量只有1600余萬元且又是主體結構,故上訴人認為被上訴人因合同無效而獲利200余萬元,無事實依據。

  二、按照江蘇省建筑行業的有關規定,建設工程的稅金和各種管理規費應當由總承包人交納。二審庭審中,上訴人提供了其已實際交納的該工程稅金和各種管理規費等相關證據,故上訴人要求在與被上訴人結算工程款時,扣除這部分費用訴訟請求,應當予以支持。

  二審法院最終判決如下:

  一、維持一審民事判決的第一項和第三項;

  二、變更一審民事判決的第二項為南京公司于本判生效之日起10一次性給付凱盛公司工程折價補償款3,035,787.97元及利息。

  點評:

  本案件中南京公司作為XX區綜合樓建設工程項目的施工單位,將其承包的建設工程全部轉包給凱盛公司施工,其行為違反了法律的禁止性規定,故雙方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及補充協議,依法應當認定為無效。合同無效并沒有什么爭議,本案的爭議在工程價款,在一審中,法院認為天宏事務所具有工程造價咨詢甲級資質,其出具的鑒定結論具有法律效力,雙方當事人爭議的工程造價應以該簽定結論為準。而在二審中建廠南京公司不服上述判決,上訴認為雖然上訴人與被上訴人之間約定的轉包內容無效,但雙方約定的工程造價取費率或讓利內容不違反國家法律、法規的禁止性規定,是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應作為工程造價結算的依據。二審法院卻認為,雙方當事人在合同中約定的按工程造價87.16%取費的結算條款及收取2%的管理費條款,因合同無效而不具有法律約束力,上訴人要求按上述條款結算工程款,無合同和法律依據。合同無效后,承包人即被上訴人收取的工程費,應當根據其已完成的工程量按本年度國家取費標準據實結算。原審法院根據當事人的申請,委托有質資的鑒定部門,依據當時的國家建設工程定額標準,對被上訴人已完成的工程量進行了鑒定,確認被上訴人完成的工程量為16.239.575.12元。一二審法院對該鑒定結論予以采信。由此可見:在司法實踐中,對無效建筑合同如何適用財產返還,存在爭議的確很大,除部分省份的法院以外,以往的司法實踐往往會采取與本司法解釋完全不同的做法。這個案例給我們帶來深深的思考,合同無效以后,非法轉包的建筑商實際得到的工程價款要比合同有效多170萬元左右,這樣是不是帶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鼓勵合同無效,所以最高人民法院對這樣一個敏感的、實際的問題,必須適時做出一個符合立法本意和中國國情的司法解釋。

    發布免費法律咨詢
    推薦文章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鏈接網站地圖
    copyright©2006 - 2010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110.com 京icp備06054339
    性爱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