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詢律師 找律師 案件委托   熱門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東 廣東 天津 重慶 江蘇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詢網 法律咨詢 律師在線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網首頁 >> 資料庫 >> 案例分析 >> 民商類案例 >> 交通事故案例 >> 查看資料

欒鳳蘭因其夫反道騎行撞到被告自己也倒地受傷死亡訴姜恩臣賠償案

發布日期:2020-03-27    文章來源:互聯網
欒鳳蘭因其夫反道騎行撞到被告自己也倒地受傷死亡訴姜恩臣賠償案 - 交通事故案例分析

  【問題提示】

  交通事故發生后,一方當事人死亡,另一方當事人是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因為沒有及時報案而使交通事故責任無法認定的,如何確定賠償責任?

  【案情】

  原告:欒鳳蘭,女,系受害人之妻。

  被告:姜恩臣,男,1982年12月3日出生。
  法定代理人:姜和群,男,系姜恩臣之父。

  1995年12月25日早晨六點鐘左右,在廣鹿鄉吳家村和氣溝東黃泥巖西坡路段,王兆錄、劉學敏騎自行車由東向西從坡上往坡下騎行,被告姜恩臣及同學王吉華等由西向東順道路左側自坡下往坡上騎行,雙方相向而行。會車時,王兆錄先過去,在王兆錄后10多米的劉學敏接著從坡上逆行騎下來,與道路南(右)側并排騎行的姜恩臣、王吉華會車時相撞,撞在姜恩臣右肩,使姜恩臣摔到在道南側距中心線1.5米處。劉學敏摔倒在道南側距中心線2.5米處。姜恩臣被王吉華扶起。先騎行過去的王兆錄聽到撞車聲后,跑回來看到劉學敏倒在地上,便過來扶他,說“小文,小文(劉學敏小名),你怎么了,你怎么走到這邊來了。”之后就叫人一起將劉學敏送往醫院。當時原、被告均未報案。第二天,劉學敏的弟弟劉學好到廣鹿鄉派出所報案稱,劉學敏被撞傷,已送往大連醫院,傷情有好轉。派出所未立案。29日,劉學敏死在大連,劉學好再次到廣鹿鄉派出所報案。長海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立案后,交通隊工作人員到現場,事故現場已不存在,故根據《道路交通事故處理辦法》第二十一條“當事人一方有條件報案而未報案或者未及時報案,使交通事故責任無法認定的應負全部責任”之規定,于1996年3月18日做出責任認定書,認定姜恩臣負此事故的全部責任,劉學敏無責任。被告姜恩臣的法定監護人姜和群申請要求重新認定,大連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于同月28日做出重新認定書,維持長海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做出的責任認定。之后,在長海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的主持下,就賠償問題進行調解。原告要求被告賠償醫藥費、喪葬費、交通費等合計人民幣42816.22元,被告監護人不同意,雙方未能達成一致意見。

  原告欒鳳蘭向大連市長海縣人民法院起訴稱:1995年12月25日早晨六點鐘左右,我丈夫劉學敏騎自行車去趕海。途中與騎自行車的被告相撞,劉學敏被撞成重傷,后經搶救無效于當月29日死亡。經長海縣交通隊、大連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認定,被告應承擔全部責任。經交通部門調解,被告拒絕承擔賠償責任,故向人民法院起訴,要求被告給付醫藥費、喪葬費、死亡補償費等合計人民幣42816.22元。

  被告姜恩臣答辯稱:原告的丈夫劉學敏是肇事者,我是受害者,是劉學敏超速向坡下行駛,誤入反道,將正常騎行將近上坡的我撞倒,所以我不負責任。原告要求我賠償的各種費用,我拒絕給付。我剛滿13周歲,是限制行為能力人,根本不懂報案是合法,不報案是違法,所以交通隊的責任認定是錯誤的。

  【審判】

  長海縣人民法院認為:事故發生時姜恩臣的年齡是十三周歲零二個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十二條規定:“十周歲以上的未成年人是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可以進行與他年齡、智力相適應的民事活動。”姜恩臣是限制行為能力人,發生事故時他是初中一年級的學生,初中一年級至初中三年級教學內容里沒有涉及到有關這方面的知識,他現在的智力和能力只能是簡單的民事法律行為,事故發生后,他不能預見不報案會導致承擔此案全部責任的后果,所以他不具有報案的能力。劉學敏違章反道行車,撞倒姜恩臣,自己也撞成重傷死亡,是劉學敏導致交通事故的發生,故應負全部責任。姜恩臣按交通規則右側通行,沒有違章行為,不負事故責任。長海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由于對事故原因沒有查清,導致對事故責任認定有誤。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法發(1992)39號《關于處理道路交通事故案件有關問題的通知》第四條“當事人對作出的行政處罰不服提起行政訴訟或就損害賠償問題提起民事訴訟的,以及人民法院審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時,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公安機關所作出的責任認定、傷殘評定確屬不妥,則不予采信,以人民法院認定的案件事實作為定案的依據”的規定,故本案對縣、市兩級交通隊的責任認定不予采用。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管理條例》第六條、第七條,《道路交通事故處罰辦法》第十九條第一款之規定,該院于1997年11月4日判決:

  駁回原告欒鳳蘭的交通事故賠償訴訟請求。

  【筆者認為】

  本案最有意義的問題不在于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的通知,受案法院對公安交警部門對交通事故作出的責任認定認為確屬不妥時,有權不予采信,而以自己認定的案件事實作為定案的依據,這是審判權與行政權發生沖突時,審判權具有終局的和最高的效力,以及公正審判的必然要求。最有意義的問題在于受案法院對公安交警部門作出責任認定的依據的理解,以透過現象看本質的方法,抓住了問題的要害。

  《道路交通事故處理辦法》第二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一方有條件報案而未報案或者未及時報案,使交通事故無法認定的,應當負全部責任。”第二款前半段規定:“當事人各方有條件報案而均未報案或者未及時報案,使交通事故責任無法認定的,應當負同等責任。”在這里,關鍵的問題是對“有條件報案”的正確理解,即什么情況屬“有條件”,什么情況屬“沒有條件”,這是確定這種情況下責任的依據。

  交通事故發生后要求及時報案,是為了便于交通管理部門及時趕到現場,并根據現場的客觀情況作出責任認定,否則,現場情況一旦變化或不復存在,就失去了作出正確判斷的客觀依據。所以,及時報案是必要的。從規定的要求來看,發生交通事故的雙方當事人都有義務報案,當事人不履行報案義務而致使交通事故責任無法認定的,不履行義務者即應承擔相應的法律后果,即由其承擔相應的交通事故責任作為制裁。而在交通事故發生后,受傷送醫院搶救或當即死亡的一方顯然不具有報案條件,未受傷或受傷輕微無須進醫院治療的一方,一般應是具有報案條件的。這個條件就是當事人有以自己的行為履行報案義務的能力,屬自然人的行為能力問題。本案被告姜恩臣被受害人反道騎行撞倒,受害人自己也倒地受傷而被他人送往醫院,可以說受害人不具有及時報案的條件。而姜恩臣屬該事故的一方當事人,事故發生時其年齡是十三周歲零二個月,依法是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依照民法通則第十二條的規定,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可以進行與他年齡、智力相適應的民事活動。什么是與其年齡、智力相適應的民事活動,要看其在正常學習教育中的知識內容如何,而不能以完全行為能力人的應知來要求。由于姜恩臣還是初一學生,其正常受教育的內容里沒有這方面的知識,所以,報案行為不能認為是與其年齡、智力相適應的民事行為,其也沒有條件報案,將其認定為有條件報案而不報案就不正確,故交警部門的責任認定就沒依據,法院依法不予采信是正確的。
沒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發布法律咨詢 ,我們的律師隨時在線為您服務
  • 問題越詳細,回答越精確,祝您的問題早日得到解決!
發布咨詢
發布您的法律問題
推薦律師
徐育超律師
廣東廣州
陳宇律師
福建福州
陳皓元律師
福建廈門
朱建宇律師
山東菏澤
陸騰達律師
重慶江北
汪毅律師
安徽合肥
徐榮康律師
上海長寧區
龍成律師
四川成都
馮倩雯律師
廣東廣州
熱點專題更多
免費法律咨詢 | 廣告服務 | 律師加盟 | 聯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鏈接網站地圖
載入時間:0.13998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110.com
性爱动图